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设为首页
 
图片 资讯 热点
会议 动态  
 
医改 食品 报告
管理 规划 通知
 
科教与国际 健康科普 新闻宣传 培训 报刊管理
监督与评估 理论研究 健康传播 信息 卫生音像
 
视频 图片 短信
博客 播客 论坛
激励计划 罕见病
咨询平台 医院宣教
|   邮箱登陆
|    高级搜索

打印关闭

金砖开路 让传统馈赠成全球福祉

发布时间:2017年7月6日  新闻来源:健康报   新闻作者:崔芳  阅读次数:2828

  中医药回温,是当前全球卫生健康领域的一道风景。这些愈传愈广、越来越火的传统医药“名片”,到底有着怎样的魅力?传统医药追求创新、走出国门,有哪些规律可循,能汲取什么经验?未来,传统医药又将面临哪些挑战?今年7月初,金砖国家卫生部长会暨传统医药高级别会议将在天津市召开。如何在卫生交流合作日渐紧密的金砖国家中构建起传统医药发展创新模式,造福更多人?答案令人期待。

  互为镜鉴 携手迈进

  谈及传统医药,国人最先想到的就是我国历史久远的中医药学。殊不知,金砖国家成员中的印度、巴西等国,都有本国盛行的传统医药。

  印度传统医学的主流体系是阿育吠陀医学,其起源可追溯到公元前2500年,分内科学、外科学、儿科学、毒理学等主要内容。在诊断方法上,印度医学和中医一样,有问诊、触诊和听诊。阿育吠陀医学共有5000多种单味药和复方,药性分为六味,其复杂与深奥程度比中医药理论有过之而无不及。

  中印两国的传统医药在发展中互为镜鉴,形成良性互动。例如,印度尤其重视对传统医药知识产权的保护,以及传统医学中的药物研究。该国作为传统医药立法较早的国家,为我国中医药立法提供了不少借鉴。而在中国,中成药新药研发投入力度不断加大,涌现出一大批创新中药,在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等慢病防控方面给国际社会以惊喜。这些典型案例,也给印度传统药物创新带来启示。

  2011年,印度的科研与信息促进发展中国家组织相关负责人曾提出,中印两国都有丰富的传统医药知识库,面临相似的国际环境,应加强传统医药创新领域的合作,共同建立新的专利体系、创新鼓励机制,制定传统药物临床试验的统一标准,建立科学验证剂型的方法,多层次、多角度地改善传统医药创新。(下转第2版)(上接第1版)

  与此同时,欧美国家对传统医药、植物药管控的收紧,是传统医药大国需要共同克服的挑战。在金砖国家卫生合作框架内通力合作、携手攻坚,将是更为高效、互惠的道路。

  立足金砖 增强辐射

  除了攻克难关,金砖国家内部的传统医药合作与交流,还有助于构建起可操作性、适应性、吸引力强的传统医药“走出去”模式,并在此基础上架设起传统医药辐射、扩展的通路。这一策略,已成为金砖国家卫生交流的共识。

  2016年年底,在俄罗斯莫斯科召开的第二届上海合作组织、金砖国家传统医学大会上,各国官方及业界代表兴致勃勃地介绍了中医等传统医疗在规范发展方面所取得的进展及努力方向。

  大会主席、俄国家杜马保健委员会副主席弗拉基米尔·叶戈罗夫在致辞时强调,俄杜马正讨论修改保健法相关条款,进一步规范俄境内传统医疗工作,其中部分立法修订工作与中医在俄推广直接相关。

  在中医推广方面,俄卫生部、教育部正与中国中医药管理部门、高校和俄境内中医机构开展合作,以使在俄中医从业人员在学历和拥有更广泛行医资格方面获得更便捷的认证。

  在俄罗斯民族及补充医学协会主席玛利亚·托木克维奇看来,传统医学与西方医学间存在很强的互补性,这得到了越来越多欧洲医疗管理部门的重视,中国的推拿按摩、针灸和印度的瑜伽已在欧洲很多地区的医疗保健机构得到不同程度的应用。

  近年来,以俄罗斯为“据点”之一,以中医药为代表的传统医药在广大东欧地区越来越受欢迎。捷克、匈牙利等国,正积极推进中医药相关立法,建设更多的中医诊疗中心。

  苦练内功 有的放矢

  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主席刘保延认为,目前,中医在国外往往被视为替代医学,在很多国家尚未得到应有的“名分”,很重要的原因是,以中医为主题的国际课题较少,缺乏高质量的研究数据,被有的人认为是伪科学。今后,需要开展临床研究,提供权威的研究数据,为中医的安全使用和国际化发展提供临床数据支持。

  在中药注册方面,从我国目前与其他金砖4国中医药交流现状可以看出,绝大多数金砖国家采用的中药药品注册制度依据西药管理办法,对中药国际贸易设置了技术法规、技术指标、合格评定程序、卫生检疫措施、包装和标签要求、环境标准制度等技术壁垒措施,阻碍了中药在更大范围内发挥治病救人作用。因此,不少业内人士建议,加强金砖国家之间药典委员会交流与合作,推动更多的中药标准进入对方国家药典之中。其次,推动各个金砖国家建立有别于西药的传统医药注册管理制度,减少技术性贸易壁垒等。

  传统医师资格认可和市场准入也是国际难题。专家以中医为例建议,加强中医的国际标准的制定和推广,进一步推动采纳由中国主导制定的中医服务国际标准,以此来削减中医国际服务贸易的市场准入壁垒。同时,推动中医药人才的本土化培养,使其取得当地教育部门认可,以此为基础推动立法,组建中医药学会推动中医资格认可和学历承认。

责任编辑:罗健